【反對普京在烏克蘭發動戰爭:訪問俄國左翼社運人士伊利亞·布德雷茨基斯|Against Putin’s War in Ukraine: Interview with Ilya Budraitskis】

美國左翼雜誌《幽靈》(Spectre)的阿什利-史密斯(Ashley Smith)與俄羅斯社會主義者伊利亞·布德雷茨基斯(Ilya Budraitskis)交談,布德雷茨基斯是《異見者中的異見者:意識形態、政治和後蘇聯時期的左派》(Dissident Among Dissidents: Ideology, Politics and the Left in Post-Soviet Russia,英國Verso出版社,2022年出版)的作者。他定期為e-flux雜誌、open Democracy、《雅各賓》(Jacobin)和其他機構撰寫關於政治、藝術、電影和哲學的文章。他在莫斯科社會和經濟科學學院和莫斯科當代藝術學院任教。

在此次戰爭和制裁中,俄羅斯目前的情況如何?民眾對此作何反應?如果從國內不同的階層和地區來分析這些反應,差別在哪?

從戰爭開始以來,群眾的情緒就在改變。起初幾天,大部分人都十分擔憂。由於社會上未能就此次戰爭的應對方式,提前形成共識性的認知,整個社會陷入了分裂、混亂。

反戰動員儘管規模不大,但仍存在,並且產生了一定的影響。全國有成千上萬的人參與了抗議遊行,但都遭到了嚴厲的鎮壓。

目前,據民調顯示,支持戰爭的新共識已經形成。當然,也許這個調查結果並不可信,但是這也說明了,普京政權的宣傳和號召對大部分群眾的立場轉變效果明顯。但仍有大約20%到30%的少數群體,是強烈反對戰爭的。

我認為,支持戰爭是由於人們內心會不自主地做出的傾向性的選擇,他們會深信國家的宣傳——當人們發現周圍發生的事情是陌生的,是他們從未準備好去應對的,他們會選擇待在舒適圈裡,減少自己的損失成本,去相信並接受政府的話,而不會去選擇一種相對激進的方式去對抗它。

人們自然也會相信,正如政府保證的那樣,戰爭會很快結束,一切將會回歸正常。我認為,這些都是虛假的承諾。誰會知道在戰後,當他們發現俄羅斯一切都回不去了,會作何反應?

人們對戰爭的共識可能在未來幾個月會發生極大的改變。制裁的影響是很嚴重的,數十萬工人失業,在大城市跨國公司工作的年輕人,由於公司倒閉,也紛紛失業。像大眾這種跨國汽車公司的工廠工人,也逃脫不了失業的困境。

通貨膨脹率急劇上升,國家各個階層和和階層內部受到了不同的影響。戰前,在大城市中和地區之間,就存在嚴重的社會不平等現象。國家的貧困人群已經習慣了以最低限度的供給來生存。對於他們來說,通貨膨脹會加劇他們的艱難處境,但好在不會帶來一些新麻煩。

然而,中產階級卻陷入了全新的危機,他們沒有能力支付起像以前一樣的生活方式。並且,當經濟危機長期發展並且對他們生活產生了實質上的影響,還將會動搖他們的政治觀。因此,人們不應該把當前形成的共識看作是一種穩定的政治狀態。

反戰組織目前情形如何?政府鎮壓的力度有多大?軍隊軍人的家屬是否得知此次戰爭的慘烈性和重大的傷亡情況?有任何跡象表明軍隊中存在分歧嗎?

反戰行動立馬遭到鎮壓,政府行動很快,立刻摧毀了組織。戰爭的第一週,警方逮捕了大約15000人,並且拘留了20多天,並要求他們交高額罰款。

政府尤其關注學生,要求大學懲罰參加了抗議遊行的學生,甚至有人遭到了開除。

他們還勒令關閉了所有的獨立媒體,並且對在晚間新聞中進行抗議的媒體記者進行拘留和罰款。政府甚至追蹤只是在社交網站上發抗議帖的群眾,他們其中還有人遭到拘留。

政府之所以如此殘暴,是因為他們不想讓反戰情緒影響到更多人。不幸的是,目前,政府已經成功壓制和孤立了反戰組織。

依據我的個人經歷和我從社交媒體上瞭解到:反戰人士中20%-30%的人集中在自由派、極左派、女權主義者和年輕群體中。代際之間的分歧尤其明顯。這些使得家庭內部急劇分裂,有些父母甚至稱他們的孩子是反戰的叛徒。

戰爭對士兵和其家庭的影響是多方面的。一開始,政府承諾他們不會徵召合同兵,但這就是一個謊言,許多士兵仍是應徵入伍,並被迫與軍隊簽訂了職業合同。所以,實際上大部分士兵是普京帝國計畫的犧牲品,為其殺人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如其他所有的軍隊一樣,俄羅斯的軍隊也劃分了階層和地區,這也反映出了社會上的不平等。像莫斯科、聖彼德堡這種大城市中,中產階級家庭的年輕人基本不會入伍,他們會選擇進入大學來避免服兵役。

那些職業軍人(並非義務軍)的應徵者基本是來自小縣城的貧困家庭,參軍能讓他們有工作。他們希望自己從職業軍人退伍後能獲得一份好工作。

國家還把很多國民警衛隊的警察部隊編入軍隊,進行部署,讓他們在已經佔領的城市裡進行巡邏,並通常利用他們來鎮壓抗議活動。普京借此希望能取得戰爭的快速勝利,而軍隊則通過管制群眾來保證正常的社會秩序。

當然,所有這一切都是幻想。但是普京堅信不疑。結果,所有的將軍和士兵都認為自己會成為國家的解放者,將受到國家和人民的愛戴,卻都沒有料到來自烏克蘭的頑強抵抗。

應徵者沒有做好打仗的準備,因此,他們士氣很低落。許多人想逃跑,有人當了逃兵,有人遭到烏克蘭軍方的俘虜。有一些報導稱,普通士兵拒絕服從命令並襲擊了指揮官。國民警衛隊中的一些人還反對軍方的部署。就在最近,有12名士兵稱他們的合同裡不包括駐外事務,稱國家把他們從警衛衛隊中調離,讓自己失去了原本正常的工作。

此外,俄羅斯已經在審查戰爭的真實情況,並阻止民眾瞭解真實的傷亡情況。他們以前也是這樣做的,2014年,他們命令駐紮在烏克蘭的部隊支援國內的俄羅斯分裂分子,以及在敘利亞支持巴沙爾·阿薩德發動的針對自己人民的戰爭。

在(2022年)三月初,他們正式發表聲明,聲稱已經有500人死亡。兩周前,稱死亡人數已增至1300人。當然,這些都是謊言。烏克蘭稱已有15000名俄羅斯士兵死亡,這可能也是誇張之言。美方估計,大約有七千人死亡,我認為可能更準確。在入侵後短短一個月,就有如此多的人失去了生命。

在頓巴斯地區稱作人民共和國的地方,情況也好不了多少,他們目前都處於俄羅斯的控制之下。政府試圖動員所有18-65歲之間的人參戰,很難相信這些人真的會心甘情願的上戰場。最終,這場可怕的帝國主義戰爭和引發的經濟危機將會扭轉目前人們支持戰爭的共識。

...

2022年4月24日

原文:阿什利-史密斯(Ashley Smith)

翻譯:Siyae

校對:匡紅